台湾电影《怪胎2020》:爱情里更多的是,反复确认的强迫症

p2570793975.jpg

 

《怪胎》中段之前是很精采的爆笑喜剧,中间之后的一大手法,总让我想到之前看过的电影《有一天》。《有一天》为侯季然导演的作品,女主角刚好也是谢欣颖饰演,里头最令人反覆思考的,是当你梦到一个预知梦,且现实生活中就照着梦境走向一样发展时,你,还会做一样的选择吗?而在看《怪胎》的时候,导演运用梦境的操作,也实在让我不断地回想起《有一天》里的谢欣颖的选择。

 

1598151433-2070105776-g_n.jpg

 

奠定电影风格的重要镜头

回到《怪胎》,先谈前面的第一颗镜头是张少怀演的医生,透过停车这件事情,来满足观众对于强迫症患者的内心世界的想像。要让「常人」想理解怪胎的怪,就要让这个怪,怪得可爱,因此这场戏作为开头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它奠定了后面的故事走向,更为两位主要角色性格铺陈,这样可爱的方式虽然不及「先让英雄救猫咪」的极致效果,但至少能给予观众一种轻松欢乐的感觉,让他们先愿意走进强迫症患者的世界里。等到一起跟着主角们笑了上半场后,寓意才开始慢慢地显现出来。

友人说,张少怀饰演出来的症状不能算是强迫症,因为强迫症是需要反覆去确认,已经确认过的事实。也就是说,如果要从停车这件事上表现出强迫症状,应该是延伸后面的镜头:「当医生停好间隔33.3公分的距离后上楼,到家门后再返回停车场再次确认间隔、再上楼、再下楼到停车场确认。」后面这个反覆确认的行为,才能表现出强迫症状。

所以反覆洗手是强迫,反覆日行一偷也是强迫。看着被改变的爱情、渐渐远离自己的爱人,纵使确认过好多次,仍反覆地持续确认着:「一切都不会改变的、一切都不会改变的、一切都不会改变的……」因此,每个人在爱情里都是怪胎。

 

p2608048676.jpg

 

加入梦境元素,让真实与想像结为一体

中后段杰出的一手,势必是透过陈静吞安眠药后,如梦境般的轮回,故事回到了打勾勾承诺的隔一天,这一次,OCD消失的人换成了陈静,她在赶着窗户上的壁虎时,开始了后面重复而残忍的过程:愈来愈常出去采买、上班、认识新对象、因为对对方有愧疚而没有分手、谎言被戳破的当下离开这个家或是被留下……,当她看着这即将发生的一切,到底该选择现在就离开,还是要再继续走走看,重新再确认一次?

利用梦境手法的电影有很多,正如我一开头提到的那部电影也是,而《怪胎》也是一部能纯熟利用梦境转场的电影,透过陈静吞下安眠药自杀后,画面是她静静地沉下去,四周是混乱的杂物:口罩、药物等,但之后似乎是同一时间,陈柏青在浴室发疯地说着:「一切都不会改变的、一切都不会改变的......」还有停不下来,洗手洗到出血的双手。但到这里陈静醒过来了,时间回到陈柏青OCD好的那天,许下承诺的隔天。

 

p2608048678.jpg

 

陈柏青好的时候看到的是鸟,陈静看到的是壁虎,据说有去映后场的,导演说壁虎有特别意义。不过我们先不用管这个,而是这两种生物对两人来说,是一种陌生的存在,在他们小世界之外生活着,因为他们平时只关照自己的心灵与生活,但直到他们开始对自己之外的事物感兴趣时,确实是一个很好表现OCD突然没了的方式。

接着角色的位置开始对调,仿佛如轮回般重演一遍悲剧。这一个剧情的铺排,实在是回头验证了莎士比亚著名作品《哈姆雷特》的悲剧理念。梦醒后的陈静思考着未来可能再度发生的一切,是重新验证了预言的想像,而就算陈静自问:「该结束了吗?在我做一切伤害他的事之前。」她是否也会再度走一回?

 

p2618360398.jpg

 

在真实与想像中加入的梦境元素,实在让人无法真的确认,陈静是否真的自杀了?有可能陈柏青的病情从来没有好转过,陈柏青的出轨只流于陈静的担心里头,而这份担心竟化为一场漫长的噩梦。当陈静梦醒后,发现自己的处境与梦中对调时,她才开始想像自己出轨的版本。所以若照这样的解释,其实一切都是未知的。这出戏没有说破当强迫症患者变回「正常人」时,就要面临感情的破碎,更没有偏颇立场去抨击那个变心的人。

 

p2618360940.jpg

 

这部电影认真来说是小情小爱,但透过一连串的风格奠定,以及独特的爱情观与梦境手法,尤其将「强迫症反覆确认」的概念融入其中,长出了一部独树一格且十分珍贵的片子。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biaomei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