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套房》影评:用精简俐落的手法,呈现外来者的无奈

p2302216436.jpg

 

天堂套房》Joost van Ginkel 编导, Anjela Nedyalkova, Boris Isakovic, Erik Adelöw 主演,电影曾在 2016 年代表荷兰角逐奥斯卡最佳外语片。

描述六个移居至阿姆斯特丹的人,各自的生活难题:来自保加利亚Genya怀有星梦,却被迫成为性工作者;善解人意的Yaya靠着摘玫瑰打零工,还想帮助缴不出房租的单亲妈妈邻居;塞尔维亚的战犯Ivica,刚为人父,穿着体面,私下掌握跨国卖淫集团;走不出丧子之痛的波士尼亚人Seka,一心希望将凶手绳之以法;喜爱弹钢琴的瑞典男孩Lucas,受尽同学霸凌,他的出走让音乐家父亲Stig重新省思父子俩的关系。

电影里的每个人来到阿姆斯特丹各有原因,不管是为了梦想而被骗来,或是有抛不下的过去、离不开的家人,总是怀抱着新希望,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连串不如意,由不得他们说「不」。谋生大不易,尤其牵涉到金钱与暴力,「不易」跟「不义」剪不断理还乱,人在异乡,把柄在人手上,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法律与警察派不上用场,没有光明正大的逃跑,只有直截了当的面对。

 

1505358035-1549187188_n.jpg

 

导演在陈述故事时,用精简俐落的手法,呈现这群外来者的无奈,巧妙的安排让每个角色的相遇不显突兀,哪怕只是短暂一瞥,都足以改变角色的命运与决定。

人即使养尊处优也会有烦恼,电影里的Seka远离故乡,为的就是帮儿子伸张正义,然而法律程序行不通,她只好日夜跟踪犯人;放不下的血海深仇,让她的生活受到影响,即便斯文有礼的同事示好,她也会突然暴怒。如果血债只能血偿,势必让Seka走向跟仇人相似的路,然而故事并没有在恶的地方完结,她的确让仇人尝尽一样的痛,但是她并没有跟仇人一样滥杀无辜,还多了继续活下去的理由,这是血恨升华的更高层次。

 

1505358035-708932863_n.jpg

人要有信仰,倒不是佛或耶稣,而是某种生命的依循,陪你走过迷惘、痛苦不堪的时刻。全片最让笔者感动的是Issaka Sawadogo演出的Yaya,他真的是个善良的好人,自己过得苦,仍不忘帮助邻居,还因缘际会救了Genya。Yaya与Genya的初次见面,他很有礼貌打招呼,询问Genya从哪里来,把Genya当个人看,而不只是个赚钱工具,任谁听了都觉得温暖。Yaya始终对人抱持信任,体谅人的苦衷,他的那份相信来自于他虔诚的信仰,甚至最后一无所有了,他还是用信仰来迎接生命的句点。

大杂烩的故事,亲情满溢的温馨结尾让观众落泪,然而那些圆满有时候是牺牲掉某些人的自由,甚至是生命换来的,不管是发生在电影里还是真实世界,那些路过的好心人,值得我们尊敬,至于可恶的人,我们管不着,但他们也有自己的地狱之路要走。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biaomei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