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日本电影】山崎贤人《剧场》:和你相爱,我很抱歉

p2585887185.jpg

 

松冈茉优演的电影总有这种魅力,从《被爱妄想症》、《小偷家族》、《那一夜》到《蜜蜂与远雷》,该说是会挑剧本吗,又或者自身的演技实力本来出众,即便在戏里不是要角,每次出场依然能够让观众的目光都紧紧锁在她身上,想一看这位个性古怪又有点可爱的女孩骨子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而《剧场》是关于山崎贤人饰演的永田和松冈茉优饰演的沙希之间,一段到头来果然彼此还是不能带给对方幸福的恋情。

电影开始于永田上前搭讪了跟他一样停在玻璃橱窗前的沙希,永田的打扮非常破旧、不修边幅,说实话像极了个流浪汉,虽然这个举动吓到了沙希,但在永田的坚持下,两人依然找了间咖啡厅坐下聊天,原来沙希从自己的老家来到东京是想尝试走演员这条路,而永田刚好是个搞舞台剧的,能演能导也负责编,这开始让沙希对他充满了好奇心,只不过他却没告诉她自己的剧团其实并不成功。

 

1596121493-8974656-g_n.jpg

 

永田对沙希见面就是一见钟情,而两人也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住进了沙希的房子,他喜欢这个能用他理想速度走在他身旁的女孩,对永田来说沙希像是天使更是救赎,自从来到东京打拼后就没有顺遂过,做的剧得不到欣赏,被周遭甚至自己团员嫌弃,但永田却总认为是别人不懂自己的才华,他是固执吗?或许他非常相信自己的能力,而沙希也同样相信这样的他,说来永田是个自恋恃傲但又自卑闭俗的人,典型的边缘特质,他怕生,所以每当沙希和其他人讲话时他会躲的远远的,沙希跟朋友聊天时也会好奇的问是不是在讨论自己;他很敏感,所以目睹她骑着男同学送她的摩托车时,心理会不爽的把沙希一个人甩在后头,看到同辈剧团比自己的表演出色,虽然留下了泪,却也立马感到非常嫉妒。

 

1596121461-2349084106-g_n.jpg

 

说是自虐也行要称为自私也罢,沙希说想去迪士尼乐园,但被永田劝说那是个奇怪的地方;没有一起负担生计,却总是买着自己想要的东西、吃着自己喜欢的咖喱饭,他用这种方式来保有自己的存在感,当沙希买了礼物送给他时因为自己也买了一模一样的书,他对沙希发了脾气,然而沙希不觉得是浪费反而笑说两个人很有默契,沙希真的很喜欢永田,一种近似无止尽的宽容大爱,或许多数人看来幸福,但在永田眼中则让他越来越有压力,显得自己丑陋脆弱不懂着想,开始厌烦、喘不过气。

 

1596121519-3934172992-g_n.jpg

 

这种相处模式让曾经那个觉得两人小窝是全世界最安全地方的他,找了借口搬出去住,他开始嫌沙希碍眼,没有办法让自己专心创作,然而其实心底也在不断谴责这样废物的自己,毫无作为的打着电动,借着酒意才敢和沙希待在同一张床,但酒醒后又只能装睡来逃避,沙希心里明白永田只是想暂时静一静,只要他还会回来就足够,但这样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生活最终也开始让她疲倦,「我可不是一个玩偶」面对另一半百依百顺的态度,有时候不懂拿捏分寸的情况越来越过分,沙希27了,老家的朋友们也相继结婚,随之而来的压力是有,却总不见永田想和她坐下来讨论,或者更应该说到了最后也太懂对方在想什么,这个曾经能走在他身旁的女孩终于也渐行渐远。

永田的心里是个矛盾,他希望沙希喜欢自己但又希望沙希讨厌自己,因为自己是如此惹人厌恶,而她又这样无条件的爱着他,尤其两个人生活一起久了,彼此没有了适当的距离,所以或许更知道怎么伤害对方,沙希的母亲从家乡寄东西来给他们时,虽然开了个苛薄的玩笑,但永田却异常的沉不住气,他自己也深知还要靠着女友的家人接济吧,十足是个玻璃心的他,也把男同学送的车机径自砸烂,然而回去的当下只是跟沙希说了声自己跌倒、抱歉,,很胆小也很无能的在用自视甚高伪装自己,他嫉妒、他吃醋、他不安却没有勇气和沙希说明,明明内心想的是「我只想你好好爱我一个,看我就够了」,套在他艺术家思维的状况底下,怎么就变成了一字一句让沙希慢慢累了的利刃。

 

1596121533-1266190642-g_n.jpg

 

电影后段唯二感人的戏,是永田一边载着沙希一边告白自己遇见她是怎么幸运:「第一次见面,我就觉得你是天使呢。其实啊,一点也不顺利,是我不够有才吗?哈哈,为什么一直是我在自言自语?」他是在反省吗?或是仍然在自顾自的讲着话,笔者思考了许久,但后座的沙希开始哭了,或许这一刻他们都明白是不是不在一起会比在一起来的幸福,而在沙希因为身体健康回去老家休息的空挡,永田把这段相遇都写进了剧本,那些该说的、想说的、还没说的、来不及说的,通通透过了「舞台剧」表现出来,沙希静静的坐在台下看着也哭着,他们会复合吗?我想不能,曾经对那些美好生活做了那么多幻想,永田把那些美好再一次的讲出来,与其说是挽回吗,我认为是感谢,为什么自己让沙希受了这么多委屈,为什么自己不懂的体贴一点,为什么总要在伤害她之后才知道对方的重要,但是反观沙希却仍然不怪他的还在责怪自己,永田没变啊他一直都是沙希喜欢的那个他,非常自我、固执、坚持自己的理想,是沙希变了因为现实的因素,但这到底又归咎谁呢?是变的人的错?还是不变的人的错?戏如人生人生如戏,有时在梦想与现实间的界线是非常模糊的,到最后也摸不清定位。

电影不时散发的颓废美,一种废物感,又或说是深深的无力带点悔恨,应该大部分的观众都会很讨厌永田心疼沙希吧,但这两个角色其实又很像我们每个人,永田那些自我的情绪、自残的倾象,自利、任性、我行我素的这些负面;沙希浑然忘我的谈着爱情,像是傻子般的相信对方会懂,自己有那个能力改变他,却又时不时地怀疑自己,受伤了还在替对方着想,人果然是种矛盾的生物,又特别是日本人,而电影精准的诠释了这些面向,或许前半段的铺陈是踏杳了些,时常让人看得不耐,永田反覆展现那让人烦闷的性格,但却又从那些独白里知道他的不愿意,看着沙希不断受苦虽然难受,但她也是心甘情愿地在笑着和永田相爱。

通过日本滤镜,这一切都染上了日式独有的生活步调,虽然描摹的是一些较为灰暗的恋爱心境 ,但却有共鸣的塑造了伤与被伤之间的氛围,说了这么多,只希望大家都能谈一场自己不会后悔的恋爱。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biaomei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