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保德》电影影评:一代父辈、经济、社会变迁的悲歌

p2521300455.jpg

 

范保德》强调人与人之间细微的互动,以及那些没有说出口的真实,但又多了份细致与沉稳。美丽至极的镜头语言,再加上配乐、音效合奏,幽幽地传唱出一代父辈、经济、社会变迁悲歌,以及运用极简叙事方式,象征性地表达亲情间垂直而下的幽微重复。

 

p2535743534.jpg

 

病的感知

母亲的早逝,是范保德不信任医生、不想看医生的理由。直到他自己也疑似罹患了胰脏相关问题,才开始正视,并陷入恐惧。在这里特别要讲这位医生,是作家刘克襄饰演的简正民医师,演技自然如流,完全能说服我他与范保德是多年同学,只有在这次的腰伤成了他短暂的医生。他们之间的对话也很有意思,他对范保德说,去台北给一位他认识的医生看看吧,范保德问为什么?简医师逗趣地说:「她可是班花。」然而这句话范保德立刻抓住了什么,就在母亲过世前躺在病床上,年轻时的简正民也说了类似的话,告诉范母,去看帅哥医生。无须再多做解释,观众自然能了解那是什么意思,说破就不美了,这也是导演曾说过他选择这样说故事是因为,这叙事方式之中自然有种审美。

范保德疑似生病的同时,乡镇里洗衣店的月姐也罹癌化疗,还得去台北看医生。当范保德坐上与月姐同班次的火车,我几乎以为他是假借要去参加发明受奖典礼,时则要去偷偷看医生,男人嘛,还得顾一下面子,但他却真的只参加典礼完就回家了,真是固执得可以。在火车上,月姐对范保德形容她做的恶梦,而这个恶梦却不偏不倚地出现在范保德梦中,相似的恐惧,面对「病」乃至「死」的未知,巨大化害怕的真实感。然而范保德这场黑白色调的梦境,除了与月姐描述一样等无车,水淹上来的焦虑,他其实回到了他父亲离家出走那天晚上的岁数,我是这么揣测的。虽不知月姐除了担心自身病况还有什么其他因素,但范保德因为这潜意识的病的感知,种下了「逼自己要回头面对他的父亲」的因。但当他找了律师表弟立遗嘱时,其实大概掌握了生与死之外的勇敢。

无论是掌握了生或是掌握了死,范保德终于想面对积结在他体内,堵塞经络通道的「过去」。他向宽姐要父亲的日本地址,宽姐对他说了句:「不用怕,你要比坏东西更强,你若强,它就退。」这句话让我觉得很震撼,因为那更像是老一辈自身无法解读,却凭着信念便可自治的良药,这样逼近信仰的想法有时似乎比医生还有效,当下的范保德听了这句话简直就像个孩子,眼神身子都突然单薄许多。

 

p2549594105.jpg

 

「爸,我不是怕你死,是怕你痛。」

或许是巧合,也可能是导演精心安排,范保德到日本谈生意,同时也在询问父亲下落。在生意上,日本人好奇范保德的设计理念,说是联想到人类经络图,但范保德说他的研究来自「循环」。后来,当他从日本女人口中获得关于父亲的近况时,堵塞未解,直到在澡堂,范大齐(傅孟柏饰)帮他擦背,直接了当地告诉他爸自己已经知道关于爷爷的一切,并理解范保德在意的事情,这时,范保德才真正纾解那积塞多年的血块,也回扣了他自己所提出的「循环」。而这循环到故事后面仍出现化学性的变异。

 

p2551791752.jpg

 

两个父亲,三个儿子

《范保德》中最大的谜题之一大概落在古斌饰演的Newman身上,电影中虽未说破,但多处可见。

解谜Newman的线索是毓琴口中的「当年惹了麻烦」,是范保德之妻素如说的「还不一定会选我」的玄机,是在日本时日本女人叫他范先生,英文字幕翻译却翻成Mr.Van,是当Newman回台湾,向阿弟抱怨姑妈总是叫他Van,是不同时间却同样站在天井的四壁空间底下,同样感受到范保德所曾感受来自雨滴放大声响的感官,是两种脸部特写两种身分的镜头语言,在在都暗示了另一位没有浮出台面的儿子。推测到这里,我更想知道谁知道了多少。Newman肯定全然不知,虽然那句「你不是我姑妈」本来就只是发现毓琴的异样,但看在我眼里更有种导演以上帝的观点,刺痛了毓琴一下,是啊,因为她不是他姑妈。

 

p2551791763.jpg

 

「你从哪里来?怎么会来到我家?」

范保德知与不知,其实会有点影响,这关系到范保德的出走是为了理想,抑或是两个家庭间做取舍,若是后者,想必伤害更深,但结局回到范保德年轻时,抱着出生的范大齐,说了一段化学反应,从蛋变成荷包蛋、煮过辣椒后的汤,足以证明他的出走是因为经济、为了理想。虽然Newman未知自己真实血亲,却见到了他父亲最后一面,这对Newman是仁慈的安排吗?当范大齐透过Newman范保德的遗言:「当初我留下只是没钱」时笑了,无论Newman根本不确定是否有听错,不确定这重不重要。

这肯定是仁慈吧,若无法担当起另个生命的延续,那么干脆永不知情。虽说电影的主题是,故作无情,是保护深情的方式,但从未知情,也是保护不被无情所伤。

「其实我知道所有故事,在我死亡之后,都仍继续。只是不再有我。」

范保德出走时带了一本书叫做事物的原理,并以化学反应作为结尾的解答,是非常漂亮的叩问,死亡之后的继续乃是循环,但循环之中有化学变化。到底小孩是父母亲的重复基因?还是化学反应下变出一点不同,纵使只是10%?

导演想必是同时肯定这两者的,就如同他写出的台词一样,台面上的意思,冰山下的真实,世世代代既是相同,也有不同;乍看无情,却是深情。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
评论 抢沙发
  • biaomei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