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世界大战》电影影评: 讨人喜欢的大明星、受人注意的议题,加上特效

p2119276553.jpg

 

僵尸世界大战》的卖座证明了商业电影要求很简单:讨人喜欢的大明星、受人注意的议题,加上特效。布莱德彼特加丧尸电影加灾难疫情,吸引了观众。我在观赏时也颇为投入,我深深认为是全片在面对疫病时的气氛正确,全片弥漫着末日气氛,其中诞生的悲剧英雄舍身取义但毫不浮夸,征服了一度莫名的我。

议题当代、丧尸特效精采、部分场面壮观的优点就不再提了。《僵尸世界大战》本来是个很简单的故事,就是抗疫作战。丧尸只是把看不见但肆虐快速的病毒具象化。这部电影好看,但散场时我也数度纳闷,若丧尸换成看不见的病毒,把布莱德彼特换成汤姆克鲁斯,也许这卖座就跪了。

 

p1983682156.jpg

 

或者病毒换成外星人。不过同样具象,《僵尸世界大战》批判性或特效又不如《第九禁区》。灾难片通常反映人性,主角是个人英雄,要对抗国家机器等体制或文化霸权的意识型态。《僵尸世界大战》其实没有,他是病来将挡,但天外神兵。

《僵尸世界大战》电影改编麦克斯布鲁克斯(Max Brooks)原著小说《World War Z: An Oral History of the Zombie War》。从电影改编幅度、中文小说书名、到中文小说新书名,简直是复刻宪法般三权分立,立刻为这部电影神奇事迹再添三支彩笔。僵尸大战的省略,将电影气氛聚焦在浩劫后的人心惶惶,听说朝鲜下令国民拔去牙齿,而耶路撒冷筑起城墙,全世界陷入浩劫后的疯狂。

 

p1989348912.jpg

 

此外《僵尸世界大战》的故事有许多漏洞,《全境扩散》我还看到一只猴子,但《僵尸世界大战》只闻零号大名,却已经面目全非。不过真正令我不再追究它故事逻辑的关键时刻,就是眼见小布和断手女兵能在坠机后活着之余,还不一会儿地就走到世界卫生中心的研究机构。既然转场都这样转了,就转它个七彩霓虹灯吧。

何况相较于《地海战记》用时间走到铁腿,或者相较于《阴森林》为躲避中世纪森林怪物而奔跑,却看到家乐福,我想《僵尸世界大战》的奇迹活下来,并二次奇迹走到医学中心,话说剪接这样省略也是让我心动过速了一下。总而言之,到底是什么因素让我能在奇迹发生后,下一站走到世卫中心之后,仍然喜欢这部影片呢?

 

p2016154060.jpg

 

我想大概两个原因,其一是布莱德彼特的低调演出,像早年哈里逊福特、晚年克林伊斯威特这样,不以英雄主义之名,仅执英雄义行的低调演出,不让影片流于哗众取众。其二是导演处理的电影气氛,全片都在一种哀矜的末日气氛中,呈现出一种宗教性的悲剧气氛,结局带来一种启示性的救赎。

在这点思考上,《僵尸世界大战》异于一般丧尸电影,70年代丧尸电影是歇斯底里的午夜狂欢,是一种通俗的坎普。《僵尸世界大战》里的丧尸不只是失去理性、人性的次人类,丧尸等同疫病,它们是当代的恐慌;丧尸在片中表现为集体性的歇斯底里,观众对丧尸的恐慌,除了反映在对疾病及末日的恐慌之外,也是对疯狂的恐慌。《僵尸世界大战》就像《28天毁灭倒数》,它不着重在活人如何生吃,而会让人真正思考看似绝望的未来,而提醒自己坚持理性,不要弃守。

 

p2016153723.jpg

 

其实在我的眼中,《僵尸世界大战》里的丧尸,说是感染发病变成僵尸,不如说是一种精神疯狂。它没有病名,没有潜伏期,但发病后行径怪异、动作快速,像失控的上班族。它甚至比苏珊桑塔格的病就是病,不该隐喻更加极端,它没有病源也没有病史,如此要给它一个文化隐喻,镜头下全球蔓延的丧尸疫病,就是集体的精神疯狂。

电影里,疯狂的人以疫病下变异的丧尸来呈现,这个疯狂丧尸触动到我,它们像草间弥生的圆点般被同化被吞噬。我们虽与他们渐行渐远,但也恐惧变成同类。他们在疯狂中呼啸,但也在疯狂中孤独。

另外,电影里的丧尸破坏杀戮,但不算犯罪。《僵尸世界大战》里的丧尸,之前甚至是父亲是同袍是朋友,然后被弑亲被扑杀,在银幕上被人类以正义之名行快感之实地扑杀。观众仿佛在这些杀戮行动中得到净化,满足了疯狂杀戮的虐待幻想。对照电影里人类的自相残杀与现实势利,理性的疯狂比疫病的疯狂更锋利。

 

p2016158056.jpg

 

有趣的是,傅柯眼中被体制理性所污名化为疾病的疯癫,结果被另一种疾病式给压制了。最后小布也没有杀死疫病。虽然电影用《终极战士》的梗,当作丧尸病毒的弱点,算是能掰,所以小布孤注一掷,借以拟态,隐形伪装,等于用另一种型式的疯狂自毁,以一种可控制的对策与丧尸的疯狂共舞。江湖传言,结局是最后找救火队临时改的剧本。在我看来,只能说这名幽灵写手,无心插柳,竟然为深受免疫学所苦的当代人们,带来了破坏性的的解放。

 

p2016159932.jpg

 

《僵尸世界大战》片中的人类主角们,最后面对全球疫情提出了疯狂的解决。不能说不是启示性的,因为无论就免疫学,还是就艺术表演,疾病都已将人间变成废土,但丧尸中有启示、疯狂中有浪漫、悲剧中有崇高。

我想就是布莱德彼特。它扛起了这份启示、崇高与浪漫,这出末日悲剧中的无名英雄于焉诞生,无论那精神性是来自于影片中的,或是长期来自于萤光幕下的。总之,受人爱戴的英雄或明星自有神奇光环,于是人类和观众能带着希望走出戏院,看戏外的人继续作乐狂欢,也不会去太计较那个剧本。

 

p2016160471.jpg

 

我只想说导演马克佛斯特喜欢改编小说,但无论改编什么,他似乎更喜欢在片名上做文章。然后那些拉风的片名跟拍出来的电影都不太有关系,都不是你想像的样子。也难怪他当初婉拒了【断背山】,因为原著作家安妮普露说,断背山Brokeback Mountain是虚构的,没有这座山。大概是这样吧,反正Marc Forster不拍了,因为梗已经被安妮普露用掉了。

 

p2458097743.jpg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biaomei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