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目之光》影评心得,好笑又有内涵的喜剧电影

炫目之光》Blinded By The Light (2019)
导演:Gurinder Chadha

我记得许多许多年之前我初接触并迷上了Bruce Springsteen的时候,曾在网上被人问到身为一位在台湾的乐迷是否真能理解并感动于Boss的音乐?这问题在现在来看大概可以不用真的回答,毕竟流行音乐已经更彻底的全球化与分众化,许多的音乐家在遥远的国度找到最死忠的乐迷都不是难以想像的事,更何况当初怀疑我的人大概当时也怀疑所有听着The Beatles或Bob Dylan的乐迷,从这些歌手乐团得到的感动,会比更贴近台湾本土的音乐家比如说陈明章或伍佰还来得更深刻吗?其实本土和舶来品不真的需要竞争,不同的音乐本就满足了不同的情感。任何作品(音乐、文学、电影)都可以找到很个人很非关文化社经的脉络去欣赏并产生私人的连结。

不过我后来并没有真的成为Boss的死忠乐迷,所以没有跟上《炫目之光》中主角们的脚步,但在我的想像中,Bruce Springsteen的民谣与摇滚音乐总是笼罩在一股美国传奇的迷雾之中,当他唱着Born to Run或是Thunder Road,当他唱着驾车挣脱这美国梦的现实,这总是关于某个土地和历史的情感累积,或是他唱着The River,也是唱着一个劳工族群的宿命。我可以理解但无法想像这和我的生命有任何直接关联,或是在台湾的劳工可以在省道上开车唱着Born to Run,台湾不过是个小岛,是能跑去哪?搭火车到台北《向前走》才听来比较合理。以上听来好像有点矛盾,但仍然是不同的音乐作用在不同的情感。

所以《炫目之光》中一位巴基斯坦裔的英国少年在八零年代爱上了当时已经有点退流行的Bruce Springteen,其实没什么不行。但他说The Promised Land唱出了他的小镇心声,Thunder Road变成了把妹的宝莱坞歌曲,Boss的音乐成为他整个人生的救赎,但电影最终并不是关于Bruce Springsteen的音乐或精神,而是角色对这些音乐的投射如何回到他自己的生命与焦虑,关于歌词和意像如何与故事对应成为文化挪用的符号,最终讲了一个很安全很保守的移民二代追梦的类型故事,而且还是改编自真人真事,传主还亲自参与编剧(不确定参与多少),还是出身肯亚的印度裔的女性导演。我只好双手一摊想着,这不是我的Boss大概因为我不讲英语,没法创造自已的脉络将他的音乐据为已有。当然更合理的解释是,将真实人生通俗化是再正常不过的创作策略(比如,片中主角交了女朋友的情节就完全是虚构)。

不过相比于正牌授权的传记电影如《波西米亚狂想曲》《火箭人》,《炫目之光》这种远离原生音乐脉络的摇滚电影,在美国大规模上映下并没有吸引多少观众,事后诸葛地想来也是理所当然。

(完)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表妹的小迷弟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