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口的两人》影评心得体会,末日中的性爱吃食与日常幻境

火口的两人》火口のふたり/ It Feels So Good (2019)
导演:荒井晴彦
[8/10]

荒井晴彦是日本老牌的编剧,七零年代写过多部日活情色电影,也担任电影杂志的总编辑,导演方面这才是他的第三部作品,改编自白石一文的原著小说。以上是简单从网路上查到的资讯,多少建立了一点对这部片的预设期望,这大概是一部以剧本为主的电影,大量性爱场面或可连结到日本的情色电影传统。

电影本身以对话和性爱场面建构而成,全片只有两个角色,电影在两人见面后的台词来回,如电视剧或舞台剧般很不自然地努力在向观众介绍角色的身世背景,老实说一开始看的很不舒服,他们不是久违的前恋人与青梅竹马吗?各种尽在不言中意有所指的默契和静默不才是两人该有的互动方式吗?及至性爱戏的展开其实某种程度上也是AV常有的桥段,就一般电影来说是尺度大开,但换个参考座标不免显得清淡与遮掩,就写实电影来说又太过表演。

但后来我想,期待这部片的写实可能是不切实际甚至搞错方向,这比较像是写实与戏剧表演的混合体。剧组花了心力去建构极为生活化的角色状态和环境,但他们的说话与性爱其实更像是向观众的展示与告白。而那本两人过往性爱照片相本拍得如此的艺术与唯美(与不露第三点),似乎在暗示这电影写实的外表下仍然是一种记忆与幻想构成的幻境,不论是黑白的过去与末日的现在皆然。

有人说会联想到《爱在黎明破晓时》为首的三部曲中男女大量的对话情境,但理察林克拉特试着达成的是去营造虚构角色间当下的空气,补捉各种互动的灵光与细微,《火口》的角色则更像是社会切片下的人物标本,他们吐露的私密情绪都有意地连结到更大的社会结构与灾难。也有人说反应出311灾后人心的负罪与虚无如同《睡着也好醒来也罢》,我认为两者当然源自同样的心理困境,但滨口龙介的展演是将社会化与结构化的概念叠合到角色的每日生活与状态,荒井晴彦的处理则是封闭的私人的,角色暂时自我脱逸出社会规范之外。

甚至我也想到今村昌平,《火口的二人》中堂兄妹的近亲相恋以及台词中直接谈及乱伦渴望,传统舞蹈仪式,到以性爱和社会对抗拉址的设计都像是今村昌平电影中会处理的题材,只是这里没有那么冷酷与人类学,镜头更贴近两人之间而不是第三人的远观。总之,我感觉东拉西连的结果虽然难说在哪方面深入到极致,但多少达到了一种平衡。

更后设脑补地来看,日本AV情节常以日常生活跨越伦常禁忌下的压抑与欲望为题,《火口》的挪用也像是对虚构的再虚构,反正无法真正模拟两人的真实性爱,不如就在表演之中不断地让角色诉说,因为如果真如电影的故事一样社会来到了末日前夕,言语和性爱都成为倾泄而出的破口似乎也不是不能成立。

 

于是电影从两位演员的身体、神色、姿态,到情节来回于他们各自的老家与新家,不断倾诉著成长与社会化的痛苦,乱伦欲望的纠​​缠,其间只是不断地购物、吃食、睡觉与做爱,这逃逸的五日像是他们人生回忆的压缩与展开,想要「听从身体的声音」,想要回到那最初最渴望的什么。这日常幻像的折射再折射多少还是能钻入观者的心理,碰触到一点精神与身体的原初,所以「我的身体X了」「我想X在妳里面」这些感觉不入流的台词,在结尾反而都承载了更多的情感重量。

片中的富士山喷发一如多少日本影视作品中的灾难幻想,延续自战争、地震等对社会崩解的恐惧与渴望,这日本人的精神侧写在全球因疫情而封闭停滞的当下观来,反倒有种全球化共感的潜力,只是现实中是日本以外先进入了暂时的末日状态,好像是期待《日本沉没》却先迎来了《日本以外​​全部沉没》,这是不是会让日本人感到些许落寞呢?

最后查到原著中男女主角的年纪设定在3、40岁,但电影因应实际演员的状况将年龄降低到30岁前后,难怪片中角色那种多年后过尽千帆的感受好像有点勉强,人生将尽的况味好像也还未熟,但暇不掩瑜。

(完)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表妹的小迷弟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