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寂静|silence 电影影评,无声的信仰

p2399605505.jpg

 

十七世纪日本德川幕府时代一名欧洲神父远渡重洋到日本传教,因当时禁教令之故,日本政官雷厉风行捕捉与残杀天主教徒,最后迫使此神父弃教。日本作家远藤周作即根据此史实,在小说中另虚拟三名葡萄牙神父,叙写他们到日本找寻弃教神父所发生的一连串事件,以异国之间宗教的冲突来探讨传教士在艰难环境中对于坚贞信仰和弃教之间所面临的两难抉择,以当地信徒和欧洲神父殉教等磨难反覆质疑「神是否存在」以及「神为何保持沉默」?

此等宗教哲学辩证大哉问的小说深得导演马丁·史柯西斯 Martin Scorsese 之心,他于 1988 年阅读后,为了改编成电影,从构思、筹备到拍摄完成共花了二十八年,这是导演强大信念与信仰力量的展现,令人佩服。《沉默 Silence 》是日本作家远藤周作于 1966 年创作的小说,故事讲述十七世纪时,三名葡萄牙耶稣会的祭司 priest 计划到日本找寻宣誓弃教恩师费雷拉 Ferreira ( 连恩·尼逊 Liam Neeson ) 并查明真相,但其中一名神父未抵达日本就罹病而亡。

 

p2404387814.jpg

 

在日本人吉次郎 Kichijiro (洼冢洋介 Yousuke Kuhazuka )协助之下,神父洛特里哥 Rodrigues (安德鲁·加菲尔德 Andrew Garfield )和卡尔倍 Garupe (亚当崔佛 Adam Driver )顺利偷渡到了日本,他俩秘密传教并接受当地教徒保护过着躲藏生活,却仍躲不过日本官员的查缉,两人在异国感受教徒的忠贞与辛酸,在信仰彷徨中经历煎熬的身心试炼。

原著分为四大章节:一、前言,交代葡萄牙神父进入日本国原由。

二、此章是 Rodrigues 神父到日本后写的书信,以其第一人称视角叙事。

三、 Rodrigues 神父被俘而停止书信,此章以第三人称叙事。

四、文末后设「天主教住宅官吏日记」, Rodrigues 神父 64 岁亡于日本。

《沉默》电影改编忠于原著并能展现其核心精神,而影片末段让 Rodrigues 神父的葬礼充满神迹光辉,是导演对此信仰思辨的具体诠释。若跳脱电影中的宗教主题,以人性、信念、排除异己、自由意志等层面观之亦值得省思,且能有丰厚收获。

片中演员众多且表现出色, Andrew Garfield 戏份多,在欣喜、迷惑、愤怒、坚毅等多层次情绪中,展演出这位对神有无比敬重的神父千回百转心境。Liam Neeson 出场不多但角色与演出举足轻重,而日本演员洼冢洋介、一成尾形和浅野忠信的表演浑然天成,更是大放异彩。

p2404388520.jpg

 

【殉教与弃教】

中世纪时期,与罗马教廷表里相应的天主教在欧洲势力庞大,也是把持政治、经济、文化的的意识形态主宰。天主教神父更是遍及全世界传送福音宣扬教义,包含亚洲的日本。

片中的 Ferreira 神父属于葡萄牙耶稣会,他是德高望重的神父,也是另两名祭司的恩师,在日本传教多年深受当地信徒爱戴。因此, 1634 年他在日本宣誓弃教让欧洲教廷无法理解更无法接受。

在太平盛世,在可以自由信奉宗教的土地上传教,只要此神父虔诚传布教义、爱护当地信徒,那么他一定能在此地受到尊敬获得荣耀。

如果是在不受欢迎的国家传教呢?除了信徒之外,无法正大光明传达神的爱与旨意,还要担心当地政府的残害、要小心异教徒的密告、要承受身心的侮辱,最严重的是会因为自己的神父身分而危害老百姓的生命,此时,你还能觉得自己可以因为信仰而排除所有苦难吗?此时,该坚持信仰任由贫苦百姓受水磔、穴吊等凌虐而死,还是弃教呢?Ferreira 和 Rodrigues 神父在日本亲身经历过身心多重折磨后,对信仰有了新的省思与作为,他们选择弃教踩下基督圣像而解救受苦百姓。

教廷里有些潜规则,对于壮烈殉教的神父大加赞扬,此乃对天主教的奉献,是教廷的荣光;反之,对于弃教者则隐而不谈,甚至视为耻辱。然而,在异国传教的神父要背负的责任承担的风险是难以想像的,教廷对于弃教神父的负面评价是自大与残酷,不见怜悯。

 

p2406388500.jpg

 

【犹大与吉次郎】

有恶的存在才能彰显善的珍贵、有懦弱的存在才能突显坚强的力量,但是这两两相互对比的人性有时并不是那么壁垒分明的。就像吉次郎是个善良的人,只是他生来懦弱,所以在许多事情上就演变成恶的代表。

吉次郎一家人都是天主教徒,当他们被抓时,只有吉次郎踩踏圣像弃教来逃过死劫,其余家人均被处以火刑。他愤恨这样的自己,但因宗教政策未变,所以吉次郎又重复于踩踏圣像弃教一途,于是他被其他教徒看不起,包含 Rodrigues 神父。然而吉次郎仍选择一直跟在 Rodrigues 神父左右,向神父告解认罪。

吉次郎直言自己软弱,可是这样的自己也不是他想要的。如果是在日本和欧洲各国有贸易往来的年代,可以自由信奉宗教的时代,他也可以当个快乐的天主教徒终其一生啊!为何做个单纯的教徒却要受到这么多的迫害与屈辱呢?

对外表美丽俊秀的人施以恩惠是容易的,对外表丑恶的人也能和善相待才是可贵。吉次郎卑鄙、胆小、懦弱,但是心中一直有神的存在,知道自己的罪恶,想要告解,想要得到神的赦免与爱,难道这样的他就没有资格获得神的眷顾吗?如果神对待祂的子民的爱是有条件的,那这样的宗教何能显现光明与爱?

耶稣基督对叛徒犹大说「去做你想做的吧」!因为对犹大而言,背叛也是一种无法抹灭的痛楚,相对的,对吉次郎而言,看着圣像踩踏与吐口水也是需要另类勇气的,谁又能断言弱者一定不比强者痛苦呢?

Rodrigues 神父原本对于吉次郎相当不齿,后来则因与吉次郎长期相处以及自己椎心刺骨的弃教经历而有了另一层全新的体悟, Rodrigues 神父不但接纳了吉次郎,也从吉次郎身上学习在险恶环境中仍能相信神并与神同在的纯粹精神。

 

p2406988088.jpg

 

【无法扎根的沼泽】

16 世纪中,天主教由耶稣会教士传入日本后,教徒人数迅速发展,但天主教的扩张引起传统的佛教和( 日本原始宗教) 神道教反弹,天主教遂被宣布为邪教,该教徒成为日本政府肃清的对象。

1637 年发生「岛原之乱」( 日本江户幕府期间的一次的民变抗争,参加者多是天主教徒) 后,幕府怀疑西方传教士与此事件有关,于是驱逐葡萄牙商人并严格禁绝天主教,实施禁止传教士来日传教的「禁教令」,幸存教徒成为异教徒并转为秘密活动。此时, Rodrigues 和 Garupe 神父来到日本更是充满无限危险。

成功让 Ferreira 神父弃教的日本官员井上( 一成尾形饰演) 是个聪明内敛人物,他深知日本天主教徒与神父的弱点,从两方面双管齐下,一边用各种方法来劝导神父弃教,另一边以酷刑惩罚日本教徒让神父们承受精神压力与心如刀割之苦。

井上不杀神父,因为神父殉教人民会更崇拜,只要神父弃教,教徒也会散,他对神父的以柔制刚之道使得 Ferreira 和 Rodrigues 神父双双屈服在他的计策之下,断绝此天主教的命根。

一天,井上对尚未弃教的 Rodrigues 神父说了四个爱吵闹妻妾被逐出城外的故事,说明丑妇深情对男人而言是灾难,无法生育的女人没有嫁人为妻的权利,暗喻欧洲四个国家来日本传教是违反世道的,因为日本已有自己信奉的宗教了。

Ferreira 神父更是对 Rodrigues 神父直言,日本信徒不是你所认为的教徒,他们以自己的思维和方式来信仰天主教,称神为「大日神」,要克服层层文化、思想、制度是很难的,日本就像个大沼泽,异教无法在此生根发芽。

日本官员以扭曲人性的心灵残害方式让神父屈从,让教徒四分五裂,神父在日本种下宗教种子所长出的根也随之腐烂、败坏。

 

p2413652091.jpg

 

【无声的信仰】

偷渡来日本的 Rodrigues 神父,从小村庄村民茂吉( 冢本晋也饰演) 、一藏的殉教,还有其他教徒的虔诚跟随感受到信仰力量的伟大,但是当教徒被施以残暴刑罚时,祭司翻译官( 浅野忠信饰演) 对他说「你们是你们的神派来让日本人民受苦的刽子手」,以及弃教的 Ferreira 神父特地来说服他「去做神也会做的爱德行为 」时, Rodrigues 神父既迷惘又折磨,在恍惚中看到神慈爱的眼,他理解了「神是为了让你们践踏才出生到世上,为了分担你们的苦痛才背负十字架」的爱,最后踩下圣像。

Rodrigues 神父走过了炼狱,他终于懂得不必囿限于表面规章,重要的是他的心,他是如何看待自己的信仰,他是如何对待需要他的人,就算弃教,就算永远回不了故乡,他全心仰望与尊崇神,神依然在他身旁守护、温暖他的内心。

顿悟这些,身体的受拘束只是小事,让他写多少张弃教证明都写,要他取个日本名字娶妻照顾小孩都照办,他的心灵已经升华,所有外在的俗事都无法再规范他, Rodrigues 神父对「神是否存在」从确信到怀疑、疏离,最后融合成坚定信仰。

生命中无法承受的不是重,是轻,越沉重的负担重压在生活中越能体悟人生的意义。「神的沉默」是重于九鼎的考验,「神的沉默」亦是与祂的子民共同受苦受难的仁慈。在日本国度过漫漫余生的 Rodrigues 神父,弃教后的他其信仰如无声无息飘荡的轻羽,而其坚贞信念却重如宏伟大山。

 

p2413652983.jpg
p2413654905.jpg
p2424464876.jpg
p2424464928.jpg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biaomei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