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半个喜剧》:开心麻花打造的豆瓣高分作品

本期的影视界同大家分享一部国产喜剧影片:《半个喜剧》。

仔细想想,2019年除了春节档韩寒的《飞驰人生》与宁浩的《疯狂的外星人》,似乎少有优秀的喜剧电影出现。作为国产喜剧电影领域的黑马:“开心麻花”,他们的创作似乎也“暂停”了。这也不难从侧面看出一个现象,那便是低级趣味的喜剧电影已经无法满足群众们的文化需求,这既说明了喜剧电影创作的更加不易,也说明了中国电影市场的风气转正。

“笑”,在通常情况下,是指一个人在开心时、愉悦时的情绪方面的动作表达。在我看来,通过在生活中发现美、体验美之后发出的笑是较为高级的,因为那是对人生的品味之后而由心发出的。而通过低俗趣味所刺激发出的笑是较为低级的,那更多的是一种人的本能情绪表达。当然,这并没有什么对错之分,只不过在我个人看来有一点点高低之分罢了。但是,电影作为大众传媒的载体,一定要有肩负起传播正面文化的责任。因此,喜剧电影的“笑”在其创作上,必须是建立在高级的“笑”这一级别之上的。“开心麻花”的大多数作品还是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例如:《夏洛特烦恼》、《羞羞的铁拳》、《驴得水》,包括这一部《半个喜剧》。我想这也是“开心麻花”能赢得观众们喜爱的一个主要原因。

“开心麻花”的喜剧电影团队主要有两路人马,我简单地以演员为代表作一对比阐述。一路是由沈腾领衔的团队,该团队的喜剧表演风格主要是以语言的插科打诨、肢体动作和面部表情的表演为主,笑点相对来说较为密集,带有沈腾、马丽、艾伦他们三人的小品表演风格,影片的风格整体也轻快些。而由任素汐领衔的团队,虽然也有一些包袱抖出,逗人发笑,但动作与表情的表演较少。同时,表达的喜剧元素更多的则是在于影片文本背后的社会话题,影片的风格端正些。这是两路人马在影片风格的不同之处,而相同的部分则是在于两者的喜剧元素都是基于对现实生活的挖掘。

在《半个喜剧》中,任素汐一如既往在其他影片中的表演,依旧是最令观影者最期待的存在。可以说,任素汐一开口我就跪倒在地了。这一点在《驴得水》中便已能感受到些许味道。而在《无名之辈》中,连珠炮似的台词输出,也已经能够感受到十足的火力了。在这一次的《半个喜剧》中,可以说,已经是以臻入境了。这不仅仅是因为她出色的台词功力,更在于在她自带的个性气场加持下,以及那略微沙哑的语音,由她说出的每一句台词,都是那么的锋利,怼得人哑口无言,怼得人无地自容,怼得人不寒而栗。就像在影片中,第一次呵斥孙同时,说道:“你就是郑多多养的一条狗”。简简单单一句,尽管她正坐于沙发,但对于站立着的孙同,却是居高临下。孙同唯有低头不语,语言与口气太犀利,太锋利,直击孙同身体中那个卑微的虚伪的灵魂。

影片的故事很有意思,带有很多的揶揄现实。如果说《驴得水》是寓言故事的黑色幽默讽刺,那么,《半个喜剧》则是剪辑了我们现在生活中一直在讨论的话题进行揶揄。诸如:恋爱、相亲、催婚、就业、买房……,影片背后的话题探讨都是那么的现实,那么的让我们不自在,或许此时此刻就正发生在我们身上。「本文内容由趣果弥音吧(www.loveqm.com)原创撰写,未经许可谢绝转载」影片中有这么一个片段,我想,是会让很多观影者对角色产生同情,对行为感到愤怒,对事件感到沉重的一个片段。结合前段时间发生的一件事情,整个片段的现实性便更加的浓重。

莫默是郑多多高中时期追求的女神。时隔多年后,两人再次相遇。此时,郑多多已经在与大学同学高璐筹备婚礼,不过莫默并不知情。在郑多多花言巧语的诱骗下,两人发生了性关系,莫默却还以为自己找到了真命天子,谁曾想,这只不过是郑多多惯用的伎俩。直到孙同的揭露,莫默才意识到。她瞬间恼羞成怒,砸毁了孙同卧室里的很多东西,蹲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哭得不能自己。看到这个片段时,联想到前段时间的PUA事件,心里不禁深深一沉。

怎么说呢?我们不能怪罪莫默,评论她是愚蠢的。毕竟她都29岁了,家里的父母一直在催婚甚至已经安排了相亲。在郑多多高超的演技下,被蒙蔽是正常的。只不过,谁能想到生活会给她开这么大的一个玩笑,这真是一个让别人大笑的喜剧。每个人都有追求美好生活的需求,不管是被传销诱导的人,还是被PUA诱骗的人,受害者他们的确在自身强烈的需求的蒙蔽下,当局者迷。而我们作为旁观者如果能去看一下他们受害背后隐藏的需求,我们其实不难理解,他们只不过是自身的需求没有在合适的健康的环境中得到满足,反而被别有用心者利用了。他们的确需要提升自身明辨是非的能力,但我们也不应该再对他们加以过分的指责甚至鄙夷、歧视。再说回PUA,对于此,我们也应该辩证地看待。PUA本身是教导人们如何与异性相处,只不过慢慢地被不良化了。学习PUA的人,他们同上述的受害者一样,他们的背后是社交能力提升的需求,他们需要有人来教导他们如何与异性沟通。学习PUA固然没有错,但学会如何正确使用,而不是用于歧途,也是一个必然。

影片的名称为《半个喜剧》。刚开机开拍时,便有网友对此名称进行过影片的文本预测。到底影片故事是半个喜剧半个悲剧呢?还是说影片只运用了一半喜剧元素就足以让观众乐呵了呢?众说纷纭。看完影片后,我倾向于第一种说法。不过,我个人对于“喜剧”是如此解读的:

“喜剧”的“剧”一定是取材于我们的生活之中,表达的形式可以是对现实的直接描摹,也可以是对现实的寓言。而“喜”则是“笑”,通过对生活的感悟:微微一笑、开怀大笑……,在我的定义中,喜剧,它一定要是高级的。而何为“高级”,前文已经有所阐述。

我之所以那么喜欢“开心麻花”的作品,无疑便是他们的大多数作品都符合我对“喜剧”的定义,给我带来了发现生活中的美好的另一视角。在《夏洛特烦恼》中,“喜”是惊喜的命运意外书写,在通过匪夷所思的经历后,欣喜发现原来自己生命中孜孜追求的美好,已经在身边也还在身边;《羞羞的铁拳》中,“喜”是历经磨难后的出彩一刻,是苦尽甘来,赢得自己的人格被他人尊重,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驴得水》中,“喜”是黑色的,是对制度与人性的讽刺,但此刻对黑暗生活的微笑面对与对未来的光明依旧追求,是生活于世的“喜”;《半个喜剧》中,“喜”同样是黑色的,生活给我开了那么大的玩笑,欺骗了我,但我并不为此羞愧难当,而是坦荡去面对它,去揶揄它。

其实,我们也不难发现,这几年,关于“喜剧人”这一身份的曝光率还是蛮高的。一来是前几年国产喜剧电影市场的大好,二来是各类“喜剧人”的综艺节目增多。从这个现象不难看出,我们的日子是越来越美了,大家不再是愁眉苦脸,大家开始寻求能够乐呵的文化作品,对带有“喜剧元素”的文化作品的需求与日俱增,这一点从各类短视频的爆红也能佐证。但同时也看出了另外两个不良的问题:一是各类粗制滥造的、低级恶趣的,甚至擦边黄赌毒的作品也不在少数,这也告诉了我们一方面有关行政部门要加大对市场的监管力度,另一方面我们要提升自身的审美趣味。二是都市压力的愈发加大。为何这么说呢?这一点从同样是“开心麻花”的电影作品《西虹市首富》可以得出。这部影片当然不属于上一点叙述的作品,但也不属于我定义的喜剧作品。它是荒谬浮夸的,可却是一部难以复制其模式的爽片。影片的确很爽,能缓解很多人的压力,这也是其能获取超高票房的主要原因。但爽则爽矣,其余的也就没有了。这背后折射的,有一点必然是我们城市建设中文化建设的不足,与高速经济发展带来的心理压力骤增。此外,像《半个喜剧》、《无名之辈》这类揶揄生活的喜剧电影的出现,也显现了当代人面对生活不如意时,能够从容应对的心态。而像《驴得水》该类讽刺制度与人性的黑色幽默喜剧,则展现了我们以一种更柔软与睿智的姿态同黑暗不公的持续斗争。

总而言之,“学会笑对人生”是“喜剧”所传递给每个观众的价值观。无论是面对生活的不顺遂,亦或面对社会制度的黑暗,凡事包容,凡事盼望,凡事相信,凡事忍耐,保持对未来充分的可能性,保有这种心态的人便是“喜剧人”,“喜剧”就是这么去讲述我们的生活。忘记是从哪看过这么一句话:“人生就是两出悲剧,得到的与得不到的”。要我说,人生也可以是两出喜剧,别人让我笑的与我让别人笑的。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表妹的小迷弟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